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10

朋友和朋友

    前一阵,刘老师下南洋,在那里见到了Mr. Hew一家人,这是一些他们一起玩的照片。有时候世界并不是那么大,所以遇到会很有意思。虽然似乎刘老师一直都没有时间描述一下南洋印象,然而看到这些照片,我就很高兴了。看起来,大家都很好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Melaka马六甲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囧无边

川博的外观像极了一个没有边框的囧字。里面的藏品,看到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,我还是觉得挺美的,因为在敦煌你不能拍照,里面光线也很暗,然而张大千同学的临摹,颜色更清丽。当然,上乘之作肯定被他当年装箱换了去台湾的机票,游荡全球展览之后才归赠故宫博物院。留在这里的只是一些泛泛之作和草图了,虽然敦煌的临摹不多,然而能看到一些,还是觉得很惊喜。 (博物馆的光线很奇怪……原品要漂亮得多) 当然,观看张同学的生平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,比如看官们不会明白张同学到底结了多少次婚,一下子有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mm的名字,或者他一直在以写生的名义游荡在国内和海外,张同学艺术工作室也是人员庞大。所以搞文艺的,要家底丰厚才行。 据说川博的藏品是以汉代画像石和陶器闻名,只可惜我都看不怎么明白。然而画像石上飘逸的造型,还有各种生活用品陶器,会让人觉得,那时候的人其实生活也很充实,啥都有,还总能想着可以成仙飞天啥的,也算精神富足了。 只是藏佛馆的藏品,似乎还不如去任何一个藏佛寺庙全面和具体。 以前只在CD的南边活动过,西边,东边和北边都没有去过,今天在川博和浣花溪草堂一带移动,算是感受了一下西边,绿化很好,公园很多,很有风味。还参观了hsy同学家,往回一千多年,就是杜甫同学的隔壁,只是据说杜同学当年住的是草庐,但现在这一片都是幽静的花园,洋房和别墅。 于是这边看起来很典雅的茶庄也很多,很幽静,很有环境。然而我一直在想满大街的雪芽、碧潭飘雪和竹叶青,真正能喝的有多少呢?就好比宽窄巷子的酒水茶店卖的只是装饰和环境,锦里的半夜,倒还有些意思,安静的茶座,潜藏着选秀新人的lotus palace,园子里的古筝,小厅里的粉红和花儿朵朵。 还有一个叫白鹭洲的湖,没有未名湖大,有一些白鹭和鸭子,还有看起来丛林很深的浣花溪公园,总之,似乎在城里能找到一块环境这么好的地方,真是很难。比如,东边都是老旧的社区,在30楼往下望,灰扑扑一片;南边都是新兴的社区和高楼大厦,公共设施都特别私有化,没那么大块绿地湖泊给众人享用。 人南路上靠近体育馆的地方都是卖户外设备的,是个驴友天堂,比如你想去登山、进藏或者暴走,很适合在这里晃荡。 川大北门的荷塘开得很盛,里面有一个叫37°8的文艺小吧,有茶水和咖啡,还有免费的文艺电影,也是一个文青和驴友聚集之地,可能咖啡没有paradiso,然而插座和wifi让人觉得,在这里无论写论文还是做杂事,都会心情大好。 冲锋衣和登山鞋是这里永恒的主题,随处可见大包小包的驴友,还有藏红和喇嘛。 在从南到北的公车上差不多听完了China Road的mp3版,作者一路从上海到了兰州,见到了西北穆斯林,还有甘南的藏人,然后他去了夏河,去了甘南的拉卜楞寺。其实接触这些我称之为“文化二道贩子”还蛮有意思,比如river town, oracle bone和China Road之类的。 吃了半年多没有吃过的泡椒牛肉……吃了好几顿翅味鲜。

Posted in 花重锦官城 | Tagged | 1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