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馬六甲

Social Network & 有緣再見

不是在facebook是在google buzz上,朋友在buzz里分享服务心得,说在工厂里做活动,很多工友高兴地参加了,拍了照片,却没有记下来取照片的联系方式。这大概总是见过人开心之后的小小遗憾,在珠三角的工厂里,似乎工人的休闲方式总是单调的。 我在下面很共鸣地感慨说,对的,我在日月山上面的某个山头,一个牧民很热情地要我给他拍照,结果我爽快的照办了,他以为是立等可取的,我当时着急下山,问,你有qq么?我可以传电子版给你……结果他听不太明白普通话,或者也没有听过qq这个东西,互相都挠头语塞。当时念头一闪过,要不留个地址,可要从hk洗完寄过去太麻烦了,就此别过了。 大概就是际遇的遗憾吧。 结果朋友的朋友,在buzz下继续分享,问我详细的地址,说有朋友在日月山以及倒淌河一带服务,对当地牧民很熟悉,可以等到春季再尝试送达。 这真是让人欣喜的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一个不上心怕麻烦,别人可以多一些快乐,但总算这件事情不会成为完全的遗憾,大概,也许,我期待他看到照片,会有一些惊喜吧。 有缘再见总之语塞时候的言语,就像我在雨夜里,想着第二天清晨要离开melacca,踌躇着去跟Mr. Hew一家人告别,但他们却好像早知道我一定会去一样,切好了水果正等着我。我吃着美味的水果也是一时语塞,说,不知道下次会什么时候见面。倒是Mr. Hew爽快地说,一定会再见的啦~ 有缘总会再见。 结果我的好朋友,刘老师和卿老师过去就替我见到了他们,还拍了很多照片,让我如见其人。 那边又放年假了,之前小弟在fb上问我,说又要回melacca老家去了。我只是问问他,你最近一年有没有长高一点?他说,大概有的……我说,很期待再过来看看你们,等到,等到有机会的时候。 大概牵挂总是,有缘再见吧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未分类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朋友和朋友

    前一阵,刘老师下南洋,在那里见到了Mr. Hew一家人,这是一些他们一起玩的照片。有时候世界并不是那么大,所以遇到会很有意思。虽然似乎刘老师一直都没有时间描述一下南洋印象,然而看到这些照片,我就很高兴了。看起来,大家都很好。

Posted in Melaka马六甲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Endless Summer in Dec. (二)馬六甲人

(二)马六甲人 在马六甲的几天里,碰到不少马六甲人,给我很深的印象——接触的两家当地华人家庭,对我这个外来游客都非常热情,他们很善良,工作很努力,他们对人很真诚,让我很感动……好像我不是从外国来的游客,而是在他们这个古老的社群里了一样。总之,这些体悟,如果不是一个人出门远行,是无法体会到的。他们的善良而热情,让我的这次旅行有了更深刻的意义,收获的不仅仅是风景,还有很浓重的人情味,在中国和平时的社会里很难感受到的那种universal的东西。 Mr. Chan一家人是回老家度假的马六甲人,在邓宅民宿碰到我之后,就邀我一起玩,他们的儿子,十二岁的子恩弟弟,每天都来民宿等我,要带我去逛小镇;为了让我看到更多的本土风景,他们都常常会照顾我的行程,开车带我去一般背包客去不到的地方,比如圣诞氛围的葡萄牙村,沿海酒店里的海港(因为好多沿岸已经被填海工程占据);他们的朋友,在本地生活的Mr. & Mrs. Hew也开车带我去原始森林,蝴蝶公园,建筑公园等等;带我去马来社区喝纯正的大杯果汁,吃当地最有名的“家乡菜”北栈,还有黑胡椒特色的葡萄牙餐…… 很多时候,走到Mr. Hew的书店,感觉都好像我是这里的一份子了,他们出门就跟邻里招呼,真是太有传统乡情了,我一直在想这里的人为什么这么打动我呢? 那时候,我才想起来是什么触动我比较深?原来这种小镇,没有被商业化的旅游业的急功近利渗透的小镇,很像我的老家,也是一个古老的小镇,汽车开不进的青石板路,和清代风格的木楼民居。从小到大每次回去,家人带着我,从街头走到街尾,跟每一户街坊招呼,在这里有爷爷年轻时候混迹的饭馆烟场,还有外婆的老房子,还有爸爸的童年——总之,同一片土地上大概爷爷的爷爷就曾经走过。只是很可惜,这么有传统风情的小镇,因为水库工程淹没了——虽然我再也不能回到过去的老家,但是同样的感觉在类似的小镇,还是能够感受到让我触动。 临走的前一晚,仍旧是季风暴雨一阵,但因为是假期,所以会有街市;小弟和Mrs. Chan陪我逛街市,小弟会问,这是不是很像香港旺角?虽然他没有去过hk,但是他看老夫子和新闻,也知道旺角一带会有街市,好像还是从高空砸腐蚀性液体知道的……这孩子太聪明了,小学毕业全国考试全科A. 只是他很害怕海啸,所以都不是很敢走到海边,也不敢住在海边,希望等他长大了,不要害怕海啸了…… 跟他们道别的时候,我想起来我应该也去书店跟Mr. & Mrs. Hew道别,结果他们好像知道虽然我第二天要走但一定会去一样,切好了龙珠果(火龙果)等我。他们说马六甲比较安全,但是在KL这种大城市一定要注意安全。 在KL的时候,从住的酒店走路到了独立广场,又找路到了central Market, 包括巴士车站等等地方——那真是比重庆的车站,或者深圳罗湖这样的地方好太多了——起码不会有人看你一出来就会虎视眈眈地盯着你,跟你塞卡啊,拉你去黄牛那里,或者哄你去坐车。KL的感觉就是,一个典型的特别标榜穆斯林文化的现代城市,其实虽然从城市外貌上看起来,那两根玉米棒子一样的双子塔,和一个高塔,之外,其他的建筑好像都很一般(如果要看高楼就不用来了……直接去维港边神游……),感觉城市外貌都还没有成都重庆好看……但是机场服务还不错,虽然很多设施不一定有中国的好,但是起码服务态度很好,对游客很友好……总之,国人素质就不提了…… 养成的职业病,每天都会写很多游览笔记,每天都写完半夜,都会有数千,但是很可能报告式的日志无关,所以就不用贴出来了……

Posted in Melaka马六甲 | Tagged | 1 Comment

Endless Summer in Dec. 无尽的夏天十二月

http://picasaweb.google.com/tanxilin/Melaka2009#相冊在這里,KLIA的wifi速度不快,我現在也沒法上傳space圖片……等回到hk再傳了。我的習慣是就地解決游記,堅決不欠帳,所以在機場把游記日志給發了……回去就了事了…… 一场未知的旅行即将结束了,因为出行之前很多未知,所以才会在行程之中收获惊喜和意外吧。计划有点冒失,说道缘起,是看到liran mm的照片,去马六甲吹海风吧~于是就来了。来之前,什么景点,攻略都看得蛮少的,我想,应该还不错吧,去年被列入UNESCO cultural heritage. 马六甲就是一个小镇,这个小镇,在世界海洋交通史上的地位,从有航运这种方式开始就一直举足轻重,是几大洲商贸的咽喉。各种古迹都保存得很好,比如在这里可以看到明代中国小镇的天际线,老房子,还可以看到明朝华人墓葬的遗存,保存得很好——总之很多时候发现这里中国的成分比中国还中国,传统保留得很完整;也能看到葡萄牙、荷兰和英国的殖民建筑痕迹,每一期殖民统治,建筑都不一样:保存比较好的是荷兰红屋区,还有英女王巡视的广场,一根雕刻精美的水柱喷泉,Victoria Fountain,基督教堂,天主教堂,etc. 印度人在这里也有不少,从事借钱的商贸……好像就是放贷的;当然这里很像一个和谐的联合国,因为各大洲的不同民族,不同肤色的人群可以数百年来在同一个小镇生活而互补干扰,大家都从事商贸……比如从事信贷的印度人,从明代中国而来的交换香料的中国人,以及华人和马来人的后裔,继续从事跨洲商贸,葡萄牙后裔继续生活在海边,仍然保持自己的风俗语言,好像每一个族群都保持自己的独特风俗,收干扰比较少。当然在古镇里能看到没有“大蒜头”的清真古寺,倒很有中国古代建筑的风范:一个马来人告诉我,Cheng Ho…The first Mosque in Mekala is built by Chinese. 压根没想到,在这个清真教风行的国度,这个小镇第一座清真寺竟然是郑和修的(当然考虑他信回教,也有人认为他航海这么多次跑到东非中亚去,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去麦加朝拜)……这里有始于1800年的华人宗亲会馆——侨乡闽粤的朋友说,中国都找不到这么古老的会馆……这里有四五百年的古庙青云亭——其实最初并不是庙,而是海外华人的社团组织,解决问题矛盾而设立的类似于法庭一样的东西。随便从一口华人古井往下清理,当然,肯定可以找到从明朝开始的瓷器碎片。这里的小街上可以随便买到几百年前的古董,好像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东西,这里都可以找到。这里有Hindu 庙宇,还有马来人居住的传统房屋——所以,小小的几平方公里之内,在明代中国,欧洲殖民地,印度商区,华人与马来人的后裔本土文化之间穿梭。 最早的开拓者是郑和,只不过他的风格太有和平崛起的意味了,下了七次西洋,只是为了彰显国力和交换香料,还带来了打井和航海定位的技术;在他最后一次下西洋之后的几十年里,欧洲人来了,开始海上争霸,葡萄牙人,荷兰东印度公司,英国人,日本人,二战之后又被英国人统治了一遍,最后独立。诡异的是,下西洋七次弄得大明朝国库亏空,拥有当时最庞大船队和最先进航海技术的天朝,居然开始实行海禁,隔绝了世界……总之,好像这样子的思维不知道逻辑在哪里,而且从郑和下西洋的经历来看,太友好了……在现在这样的全球市场情况下,必然行不通…… 当然,这里几百年来就有华人社区了,他们告诉我,他们的历史书上写道,明朝有个公主嫁给这里的苏丹,带来了数百个ppmm……很难确认这是不是马六甲王朝在yy,因为这种嫁公主和亲的大事,天朝正史没提到过,况且马六甲是天犯不着的小国,犯不着嫁个公主过去……很有可能是天朝随便挑了个宫女之类的给个封号就嫁过去了……这里提到是Hang Li Poh, 很奇怪的姓,无从可考的人——哪怕这就真的是野史轶闻,但是对于这里的华人却非常重要,就像明朝的华人墓地一样,象征意义远大于史料真伪。他们问我,你知道Hang Li Poh么?我说不知道……真的有这个人么……然后问我,你知道我国的总理是谁么?我们都知道中国国家主席是胡core……我又汗了,说我不知道……名字太奇怪了我记不住…… 唯一头痛的就是,中文地名跟马来、英文地名是不对等发音的,所以,要手持两份地图,如果要问路,得选好地图先……但是当地华人,在这里安顿了几百年,都很习惯这里了,他乡也成了故乡——比如当地书店老板Mr. Hew告诉我要生活在这里,首先要成为语言天才先,华人必须会讲华语(国语),广东话,福建话(Hokkien),客家话,然后他们的国语马来语,必修英文,如果有邻居是印度人,还会掌握一些他们的语言……总之,谁想联系这么多语言,就把自己扔到马六甲吧。本地的华语电台,也是各种语言交错,国语马来文,英文和广东话——当然主要是我听不明白Hokkien所以不确定有没有。当然,他们讲的广东话,没有hk人讲广东话那么咬文嚼字发音到位,发音不是那么重。这也是会广东话的便利之一了……因为n多海外华社都是讲广东话不讲国语的…Mr. Hew跟我纠正中文街名的错误,比如现在中文“鸡场”的地名,原意根本不是卖鸡的集市,而是广东话发音的“街场”,街市的意思。但是在山坡呆久了,早就习惯了立体的方向定位,我不得不说自己的拿着地图的平面定位感很差……   这里生活的一大便利之一是水果很多很便宜……比如山竹榴莲热情果杨桃……n多叫不出来名字的水果……小镇里的人还保持比较传统的街区生活,我到的时候不是假期,所以很陡店铺直接不开门,晚上七点就入夜了,然后街上一个人都没有——那一瞬间我有点纳闷,searching for fun的我居然看到一个晚上七点就安静下来的小镇……十二月季风带来的雷暴每天都会下雨,我走在一家印度教庙宇的附近,周围的店铺都关门入夜,才七点而已……印度人聚集在庙宇里,烟火缭绕,还有我听不懂的仪式歌谣,用扩音器唱——印度庙宇的隔壁几步就是古老的清真寺,而再往前几步,就是最古老的华人庙宇青云亭和香林寺——总之,多么宗教和谐…… 小镇的生活很简单,虽然自从旅游业兴起——特别是被UNESCO垂青之后,游客越来越多,印尼华人和新加坡人都很喜欢在这里买房置业,周末大部分是来自sg的车辆,堵得不行,本来以前马车走的道路,都是挺窄的。民宿小老板会说……所有的问题(堵车)……都是新加坡人带来的……

Posted in Melaka马六甲 | Tagged , , | 2 Comments